猎聘网求职,哪个网站求职免费,带车求职

当前位置:主页 > 晚上挣大钱门路 > 正文

庆阳这个这个贫困村:村里有产业挣钱有门路致富有希望……

作者: 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03

关键词: 挣大钱的门路, ┊阅读:次┊

  在王昌寺村,从过去亩产收益百元到如今年收入2万元,不只是两个简单的数字,更是农户观念的转变以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落实农村“三变”改革精神和脱贫攻坚行动带来的成效。

  5月16日,王昌寺村,云淡风轻。走进合水县盛强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全自动喷灌“嘶嘶”的喷洒声中,雾状的水散落在星罗棋布的碧绿菜地里,远处一排排整齐的连栋钢架大棚蔚为壮观。

  一大早,周虎挨个查看各个大棚里蔬菜的长势,边看边和技术员商讨蔬菜施肥的水肥比例。周虎是定西人,从事蔬菜种植和贩卖已有25年,可以说是经验老道。2016年,他“相中”了王昌寺村这块“风水宝地”,与自己常年合伙做生意的江苏省南通市人马善光一起来到王昌寺村成立了合水县盛强蔬菜农民合作社,打造了一个千亩蔬菜基地,“王昌寺村川地连片、土壤肥沃,水源丰富,光照充足,交通便利,发展蔬菜种植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周虎说道。

  “200亩的连栋大棚种的都是娃娃菜,最近这段时间娃娃菜行情较好,每亩的产值都在1万元左右,仅这一茬就能收入200多万元,就这还没有算露地蔬菜。”周虎对今年的收入很是乐观,预计全年下来能收入500多万元。

  “今年,村上将整合部分涉农项目,为合作社筹建一座600平方米的蔬菜保鲜库,以解决蔬菜储藏难、运输难,促进蔬菜产业规模化、产业化发展。同时,保鲜库还可解决100人的就业,保鲜库也将以资产入股合作社享受分红。”王昌寺村村支书杨平洲介绍,仅盛强蔬菜农民合作社每亩每年支付群众土地流转费600元,每隔三年每亩增加100元,户均可分红3360元。同时,村上每亩另外收取管理费50元,作为村级集体经济收入,每年可收入10.25万元。

  和周虎一样,同时“相中”王昌寺村这个块“宝地”的还有合水县本地人文天成。在县乡的支持下,做了多年园林绿化生意的文天成把王昌寺村闲置的荒山地集中利用起来,和他人合伙投资2000多万元打造了占地1万多亩的固城乡生态农谷。

  “生态农谷现有设施农业区、果蔬采摘区、苗木花卉繁育区、特禽养殖区、休闲养生区‘五大区块’,各个区块的建设已初具规模。”虽然,生态农谷现在处于项目前期投资阶段,但文天成对未来充满了信心,“目前,生态农谷主要以销售花卉为主,今年预计可销售10万盆菊花,能收入200多万元,维持生态农谷正常运转不成问题。再过一年,农谷的各个区块建设完成,年收入上千万也不是没有可能。”

  固城乡副乡长徐小鹏是王昌寺村的包村干部,从生态农谷的招商引资到开工建设他都有参与,对生态农谷再熟悉不过了,他说:“我们把生态综合治理、富民产业培育和乡村休闲旅游有机结合,突出‘三变’+乡村旅游的发展模式,借助自然资源禀赋和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项目,以荒山宜林地等资源入股企业,由政府负责基础设施,企业开发建设,群众最终参与分红。”

  王昌寺村村主任刘兰红介绍,“生态农谷流转山地10200亩,每年向村集体支付流转费5万元,每亩向农民支付50元,每隔三年每亩增加50元。今年,村里还计划将鱼塘、窑洞宾馆、智能温室等资产入股企业,按照占股比例和收益情况进行分红。”

  王昌寺村大多数农户家中都栽有苹果树,少则一二亩、多则六七亩,苹果产业一度是农民增收的“铁杆庄稼”,但长期以来,农户缺少技术,果园管理粗放,相互间“各自为政”,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较差,已然不适应现代农业的需求。

  邓玉海是王昌寺村较早一批栽植苹果树的人,自家的5亩果园管理的井井有条,他告诉记者:“近年来,村上修通了田间地头的路,大型机械都能轻松进来,修剪果树、运送苹果方便了许多。还修建了灌溉用的水渠,浇果树再也不用为水发愁。”“三变”改革以来,王昌寺村整合资源、盘活资金,大力实施老果园标准化提升改造,积极谋划成立果业合作社,努力让苹果产业焕发“第二春”。

  蔬菜、苹果、乡村旅游三大产业撑起了王昌寺村的集体经济。杨平洲认为,“集体经济壮大了,村上有钱了,村里的发展就会有更多底气。”

  农闲时节,王昌寺村村民朱海燕却没有闲着,除了照料双目失明的公公之外,还忙着在村里的盛强蔬菜合作社打零工。“一个月少则能挣1000元,多了能挣2000多元哩!”这位中年妇女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家也顾了,钱也挣了,还学到了技术,过几年我打算自己承包种蔬菜大棚!”她坚信,种大棚蔬菜可以让这个小家庭从贫困走上富足。

  “我把自家的几亩地都流转给了合作社,一年四季都在合作社干活,每天有100块的工资,带孙子读书、挣钱两不误。”在盛强蔬菜合作社务工的杨占涛说,自己也算在家门口有了一份务工收入。

  今年42岁的赵军峰,原来一直在外打工,一年四季东奔西跑,收入也不高,去年他把自家全部耕地流转给了盛强蔬菜合作社,现在他和媳妇都在合作社和生态农谷打工,除了打工收入还可享受股份分红。“以前出去打零工,在外吃住开销大,一年下来也就收入七八千元。如今,在村里的合作社和生态农谷打工,我们两口子一年下来就是两万多元,还可以照顾孩子和老人。”

  “王昌寺村积极推进土地资源向园区、产业集中,使土地资源转化为农民股权和股金,让农民在收取租金和参与企业分红中实现股权收益。”村支书杨平洲介绍:“在劳务用工方面,合作社和生态农谷优先安排失地农民,从今年4月份开始,两家企业每天用工量在110人左右,群众劳务收入年均在5000元以上,实现了群众挣钱有门路。”

  “农民变股东,坐着都有钱,我对合作社发展产业充满了信心。”拿到分红后,贫困户杨立成心里乐开了花。

  王昌寺村是合水县34个建档立卡贫困村之一,虽然合固公路贯穿全境,交通便利,但在以前富民产业规模小、基础设施薄弱、村级集体经济收入少,是出了名的贫困村。

  脱贫之路到底怎么走?“还得握指成拳,发展特色产业。”杨平洲说,王昌寺村的蜕变始于2016年。

  那一年,村集体流转村民耕地2000亩、山地1万亩,通过招商引资,引进江苏省南通广蔬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和陕西联庄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了合水县盛强蔬菜农民合作社和合水县驿臻农牧业发展专业合作社,以资源优势和产业禀赋为基础,以“三变”改革为着力点,大力发展蔬菜产业和乡村旅游,村民通过土地租金、合作社分红、基础设施入股分红、就地务工等渠道稳定增收。

  徐小鹏说,短短两三年,王昌寺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原来的后进村变成了先进村。

  在“三变”改革探索中,王昌寺村采取转包、出租、股份合作等形式,全力推进农村土地流转,鼓励和支持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进一步提高了土地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水平,农民也实现了产业工人和股东的华丽转身。“三变”改革不仅改变了王昌寺村的面貌,也加快了群众脱贫致富的步伐。

  如今,王昌寺村这个建档立卡贫困村,通过发展高原夏菜、乡村旅游,留住了青山门前的美丽家园,也通过“三变”改革,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5月17日清早,五点刚过,徐家福和儿子一块心急火燎的来到鱼塘。昨天天气闷热,鱼供氧不足,我们马上要往鱼塘里安装供氧设备,要不损失就大了,儿子徐红星指着漂浮在水面上的几条鱼不无遗憾地说:眼看鱼塘的大鱼就要见效了,没想到鱼越大越不好养了。

  徐家福今年72岁,是合水县固城乡王昌寺村人,村里人都叫他老徐。叫老徐,不仅是因为他年龄大,还有一层原因,他是村里发展产业的领头雁,村里人都佩服他。

  老徐从1982年开始务弄果园,从开始的半亩到7亩。刚开始家里住在半山坡的窑洞里,都是山地,年年干旱,苹果没有水分,吃起来涩涩的,不好吃。老徐回忆说:2010年,我们搬离了居住了四代人的窑洞,把原先的苹果树从半山上移栽到川台地上,还扩大了规模,卖的最好的一年毛收入就达到9万多元。从那一年开始,在老徐的带动下,村里的苹果园面积很快增至700多亩。

  老徐并没有止步,期间还经营过蔬菜大棚,虽说没有赚钱,但对他今后的折腾积累了经验。2015年,儿子徐红星从天津打工回来,寻求在村里发展,把眼光落在了村里一块渗泉水的撂荒地里。这片撂荒地是工程上挖沙子留下的大坑,而且有地下水,是城建鱼塘的好地方,工程量小不说,离家也近,我一狠心,把18亩地都承包了下来,一年的租金是3600元,承包10年。徐红星告诉记者。

  老徐家开始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把沙坑简单整理,投入鱼苗,进行粗放式经营,收益也会很不错。随着鱼苗入塘,由于技术跟不上,第一年老徐家损失了几万元。在儿子徐红星筹建新房的节骨眼上,政策扶持他们家易地搬迁建了7间新房,经管鱼塘和果园更方便了。

  今年初,老徐的儿子徐红星开始外出学习养鱼技术,加强与周边养鱼人的交流,孙女也在网上查找各种养鱼技术,及时反馈给家里。这一茬的鱼苗基本长大了,大小不太均匀,销路不是太好,但也开始见回头钱了。老徐说。技术真的很重要,不管是务弄果园、种植蔬菜大棚,还是现在的养鱼,都缺不了技术。

  从半亩苹果树到7亩,从搞蔬菜大棚到养鱼,从窑洞里住进新房里,老徐家的日子在折腾中渐渐见好。现在政策这么好,趁我还能干动,一定要苦干实干好好干,把家里的光景过好。老徐说。

  “种菜不仅自己赚钱,也能让乡亲们在家门口有活干。” 5月16日,刘宝军在自己承包的连栋钢架大棚里转了一圈,看着栽种的各种蔬菜郁郁葱葱,脸上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今年37岁的刘宝军是合水县固城乡王昌寺村人,年轻时走南闯北做生意。多年打拼,如今他已经注册了自己的蔬果配送公司,专门给附近的长庆油田部分作业区和本地部分学校供应新鲜蔬菜,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他总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好了,还应该带动村民致富。

  近年来,随着人们对绿色无公害蔬菜越来越青睐,刘宝军看到老家蔬菜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他便决定回村里创建一块自己的蔬菜基地。刘宝军说:“有了自己的蔬菜基地,既能保障给配送用户提供最新鲜的无公害蔬菜,也能让村里人在菜地里打工多一份收入。”

  今年2月,刘宝军承包了村上的9亩连栋钢架大棚和29亩闲置土地,种植了青椒、油菜、黄瓜、西红柿等,每天陆陆续续有村上群众来他的菜地里干零活,工钱天天结算。起初,没有任何种菜经验的刘宝军,专门聘请技术人员定期前来指导培训,不仅自己学习,来菜地干零活的村民也能学到不少种菜技术。

  这块菜地,刘宝军把它当成了一块“试验田”。经过几个月的实践,刘宝军觉得村民不敢种菜,原因主要是“缺资金、缺技术和缺销路”,只要让群众尽快补上技术短板,他带头引导农民种菜增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站在菜地里,刘宝军指着绿油油的菜苗说,这几十亩菜地的蔬菜上市后,不到一月时间就可以配送完。日常他们公司除了配送蔬菜,还给用户配送鸡蛋、猪肉,单猪肉每天至少配送两头猪。他说种菜只是带领乡亲们致富的第一步,接下来他们公司还将投入林下养鸡和肉猪养殖,用鲜草和废弃菜叶喂鸡喂猪,鸡猪粪便用于蔬菜种植,实现绿色循环发展。

  因为平时忙于自己的蔬菜配送生意,刘宝军能去菜地的时间并不多,大多数时间,不少村民既赚了“外快”,还学到了种菜技术。刘宝军说,他资助先学到技术的村民跟他种菜,他帮助销售,让越来越多的村民通过科学种养富起来,这是他始终不变的梦想。

  在合水县乡的支持下,做了多年园林绿化生意的文天成回到老家固城乡,把王昌寺村闲置的荒山地集中利用起来,和他人合伙投资2000多万元打造了占地1万多亩的固城生态农谷。

  “生态农谷现有设施农业区、果蔬采摘区、苗木花卉繁育区、特禽养殖区、休闲养生区‘五大区块’,各个区块的建设已初具规模。”虽然,生态农谷现在处于项目前期投资阶段,但文天成对未来充满了信心,“目前,生态农谷主要以销售花卉为主,今年预计可销售10万盆菊花,能收入200多万元,维持生态农谷正常运转不成问题。再过一年,农谷的各个区块建设完成,年收入上千万也不是没有可能。”

  “猪仔出生后要擦干净,并及时放入保温箱,温度控制在22度左右,每一道程序都不能含糊。”合水县固城乡王昌寺村村民杨永军谈起给母猪“接生”滔滔不绝。在十里八乡,杨永军已成为群众眼中的养猪能人。

  杨永军自幼因患小儿麻痹症右腿残疾,三年前,他还是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当时家中还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依靠养殖的5头能繁母猪,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提起脱贫致富,心里似乎没盼头。

  “本钱多了能挣钱,本钱不够难成事。”当年为了扩大养殖规模,杨永军去当地的信用社申请贷款,可因他没有抵押物、没有担保人,被认定为偿还能力低,贷款最终没有批下来。“难道穷人只能继续穷?”杨永军懊恼不已。

  看到脱贫致富的希望,是在2015年。那一年,村支书和脱贫工作队为他家牵线万元贴息贷款。有了这笔钱,杨永军又购买了10头能繁母猪,并改造了猪舍,用上了全自动的饲料粉碎机,当年产仔300多头,收入10多万元,一举脱贫。

  今年县上为贫困户补贴养殖资金,许多贫困户想养猪,村支书让杨永军把猪仔便宜些卖给贫困户,他一口答应了。“曾经我也是贫困户,知道他们的难处。”杨永军说。

  杨永军不仅自己脱贫致富,还带领周边农户共同致富。“有好几家贫困户来找我,想跟我学技术养殖能繁母猪,可苦于没有本钱,我就垫资提供猪仔,等他们见了效益后再归还。”现在,在杨永军的带动下,已经有10户贫困户开始养殖能繁母猪,其中有一户养殖了18头母猪。

  “不辛勤劳动,钱不会主动找到你!”脱贫后的杨永军,乐观而善谈。2018年,杨永军给大儿子在县城购买了一套房子,小儿子从部队退伍后当起了健身教练,每月收入5千多元,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自己得益于扶贫政策,就要让政策红利惠及更多人,帮助更多的贫困户脱贫致富。”谈及下一步的打算,杨永军信心满满。

  5月16日,记者见到邓玉海时,他正在自家的果园里为果树喷洒生物肥料。老邓家的这片果园树龄有17年了,果园打理得很规矩,也很干净,让人看了觉得舒服。由于老邓的精心管理,这片老果园近年来亩产量逐年攀升。据老邓介绍, 2016年由于苹果价格好,他家的苹果品质也不错,5亩果园在那年一共卖了10多万元。

  刚刚步入花甲之年的邓玉海,是合水县固城乡王昌寺村较早一批栽植苹果树的人,但以前缺少技术,管理粗放,5亩果园仅仅能维持全家人的生计。脱贫攻坚行动开展以来,老邓家对果园进行了提质改造,自己也跟着学了新技术,果园产量逐年提升,老邓家脱贫后日子也过得越来越殷实了。

  要想栽好果树,不勤劳可不行。邓玉海有一把好苦力,他经常吃住都在果园,农忙时更是从早晨干到深夜。没有果窖,自己和女婿花了两月多时间硬生生从地里挖出了一个果窖。

  邓玉海是个爱学习、爱琢磨的人,只要乡上、村里组织果树方面的培训,他都会千方百计去参观学习,回来后自己反复实验。老邓也是个热心肠的人,他不仅将自家的苹果园打理得井井有条,还乐于把各项技术传给他人。对前来请教苹果种植技术的乡邻,他总是毫不保留,即便是外乡人,他也会耐心传授。

  老邓的三个儿女,现都已在城里安家立业了。子女条件不错,而且都很孝顺,按说老邓完全可以去过“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日子。但60岁的老邓依然不辍农事,精心打理着他的果园。

  “国家政策给我们提供那么大的帮扶,这是我们脱贫致富最好的时候。”邓玉海说,建档立卡的时候,他的小儿子大学还未毕业,家里除了享受到危房改造、教育扶贫等政策外,还享受了5万元精准扶贫贷款,缓解了自己的压力不说,还对果园进行了改造。下一步,他想成立一个果业合作社,带动全村更多贫困户致富。

  在享受扶贫政策的同时,邓玉海不等不靠、主动发展生产。问起他脱贫的窍门,他说:“等靠要是扶不起来的,只有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才能脱贫致富”。

  5月16日,天气晴好,姬志军的妻子赵丫丫把屋内养的几盆花搬到宽敞干净的水泥院子里,晒晒太阳,整个院落打扫得很干净,屋内的装潢也十分讲究。赵丫丫坐在炕沿上,打开针线盒子,准备给姬志军做一双鞋垫。赵丫丫笑着说:“这是我们搬进新家后,我给老公做的第一双新鞋垫。”

  两年前,姬志军家居住在距离现在新房子1公里外的半山上,一出门就是土路,吃水要下山到泉子去挑,5亩耕地只有1.5亩是川台地,其他都是山地,广种薄收,一家人收入微薄。

  眼看邻居都相继搬到了川里,日子越过越红火,45岁的姬志军觉得再不能将就着过日子了。最终,他靠着8万元农村住房提升改造贴息贷款,和自筹的9万元,在自家的川地里盖起了7间新房子。

  姬志军家的改变,便是从2016年搬进新家开始的。搬到新家后,一出门就是柏油路,自来水通到厨房里。生活条件的变化,让姬志军夫妇过日子不再畏首畏尾,他和妻子再三商量,决定放弃原来“靠地吃饭”“靠天吃饭”的传统耕作方式,通过搞养殖和务工增加收入。2017年底,他把饲养猪的规模由原来的2头增加到4头,今年3月,他又花1万多元建了猪舍,并把养猪规模扩大到了11头。“等它们长大了,赚钱就不愁了。”姬志军指着圈里的猪,一脸自信。

  除了养猪,姬志军还在原来的山地上栽上了苹果树,平日除了养猪和照顾家,他还抽空去附近务工,一年能挣1万多元。让他欣喜的是,撂下多年的吹唢呐的手艺,现在也能派上用场了,他通过参与附近村民过喜事的奏乐表演,一年也能挣1万多元。今年,他饲养的6头肉猪卖了,还能收入18000元左右。

  通过这一两年的摸索,对于未来如何发展,姬志军已经“胸有成竹”。他告诉记者,接下来,他要把猪养好,有条件的话,再买上几头猪,实现规模化养殖,靠搞养殖和务工来增加收入,脱贫致富。

加入收藏 查看评论复制给好友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